分类标题

教师研究丨魏非 章玉霞 李树培 杨淑婷 闫寒冰:微认证赋能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精准测评研究

发表时间: 2022-08-31 14:29:12

作者: 安徽厚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浏览:

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微认证;能力画像;精准测评;全过程管理


     摘要: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培养是教师教育核心命题,然而长期面临缺乏科学性指导、实践能力不足、理论与实践脱节等困境。该文提出了基于微认证的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精准测评解决思路,并从评价体系设计、评价结果可视化表征,以及基于微认证的全过程管理三个方面进行***阐释。评价体系设计部分重点介绍了面向教师职业能力发展的微认证体系构建思路,包括职业能力内涵界定、能力分解以及认证规范开发。评价结果可视化表征部分提出了以职业能力刻画为核心、以学习过程和个体特征描述为关联的师范生能力画像构建思路。基于微认证的全过程管理部分立足于系统管理视角阐述了师范生培养管理体系构建与应用的设计逻辑和技术路线。研究认为,在师范生培养中,基于微认证的精准测评方案可以推动教学模式、过程管理、环境设计、资源适配、干预策略以及师资配置等关键培养要素保持一致性,进而有效倒逼教师教育开展基于标准的改进与变革


关键词: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微认证;能力画像;精准测评;全过程管理


一、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发展及精准测评的时代呼吁


     面对社会急速发展与变化的浪潮,世界各国都将师范生培养作为深化教师教育改革的着力点,然而却长期面临缺乏科学性指导[1]、实践能力不足[2]、理论与实践脱节[3]、对课堂的严谨性准备不足[4]等困境。进入21世纪以来,能力本位教育成为了西方***主流或主导的教师教育取径[5],人们越来越多地关注教师能力和基于能力的教师教育改革[6]。在我国,由《教师专业标准》引领的教师教育改革中,“能力本位”的改革理念被作为主导改革理念确定下来[7]。教师职业能力是师范生从事教育教学工作的前提和保障。为提升师范生教育教学能力水平,落实***评价改革战略,建立师范生教育教学能力考核制度,今年4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了《中学教育专业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标准(试行)》(以下简称《标准》)等五个文件通知[8],对中小学、学前教育以及中等职业教育教师提出了“一践行三学会”的教育教学能力发展要求,为改革和创新师范生能力培养指明了努力方向。


     帮助师范生适应未来真实教育工作场景需要,促进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与现代教育快速发展需求的无缝对接,是师范院校面临的迫切问题[9]。评价改革是教育改革中的“卡脖子”难题,师范生评价方式改革是撬动师范生培养模式创新的关键支点。我们已经认识到,信息化发展为教育评价创造了跨越发展的良机,信息技术作为一种先进的生产力,逐渐成为实施精准评价的有效手段[10];利用大数据印证和揭示更有价值的教育规律机制,促使教育评价实践愈加精准与深入[11]。202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明确指出要充分利用信息技术,提高教育评价的科学性、专业性、客观性;要创新评价工具,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现代信息技术,探索开展学生各年级学习情况全过程纵向评价、德智体美劳全要素横向评价[12]。近年来大数据采集与分析技术的完善,使得***采集师范生学习与发展数据,并实现基于数据的精准测评成为可能,因而,如何借助信息技术支持师范生评价改革,助力师范生实践能力养成,进而创新师范生培养模式,是教师教育直面卓越培养与评价改革双重发展使命时必须要回答的时代命题。


     测评是测量与评价的组合运用,既强调按照规则或依据进行赋值的过程,同时也包含了做出价值判断或决策的过程[13]。精准评价隐含着两项核心要求,***是以细致***诊断为依据,唯有当评价数据足够精细,才能无限接近被评价者的真实样态[14];第二是以问题和特征刻画为旨向。因此,对教师实践能力开展精准测评的关键是找到科学、合理的能力测评手段,并将评价结果转化为数据。但现有研究表明,当前普遍采用的以考试分数来衡量师范生能力水平等级的结果具有局限性[15];对教师能力和素养进行评价的课堂观察、教师档案袋、访谈、自我考核、学生学习结果、学生和家长调查以及考试等常见方法中,能够支持精准评价实践的较为稀缺。微认证(Micro-credentials)是国际上一种面向成人专业能力的认证方式,倡导对独立、具体、明确的专业能力进行评估,同时依据实践成果对能力进行认证考核[16]。近年来,微认证在教师专业发展领域有广泛而出色的应用,美国非营利组织数字承诺以及我国教育部2019年启动的中小学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工程2.0中均充分发挥了微认证细微精准、能力聚焦特征,能够针对性地提升教师的实践能力。微认证针对“小而实”的能力制定测评规范的方式有助于精准定位学习目标和问题,并将能力发展的学习、实践与评价推向深度,可为师范生能力的精准评价难题提供解决处方。


     为回应***对加强教师队伍建设与评价改革的战略部署,华东师范大学积极探索卓越师范生培养范式,提出了建设新时代“智能新师范”的人才培养目标,并创新信息化背景下的卓越师范生培养及评价模式,强化基于能力评估和证据导向的师范生全过程培养与评价,其中微认证是撬动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评价的关键路径。本研究以华东师范大学于2021年5月发布的“师范生课堂教学微认证体系”为例,系统阐释基于微认证的精准测评体系设计和应用思路,以及以评价牵引的师范生培养模式改革探索。


二、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评价体系:精准旨向的微认证设计思路


     在评价设计中,需要确定对象、目的、构念、评估细则、工具等内容。《标准》等文件明确了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内涵,界定与细化了教师实践能力发展要求。按照一般评估设计过程,在确定评价对象、目的以及构念之后,需要开发评估工具和评估细则以明晰测评实施的路径,包括如何测评、采用何种工具测试以及测试结果如何评判等三项具有内在一致性的内容。微认证作为一种能力评估形式,在呈现样态上包括多个需要评估的能力点以及相应的评价规范,可对测评对象、测评方式以及测评标准等做出精准表述。


(一)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内涵


     职业能力是特定职业领域内的认知心理特征和发展潜力,教师职业能力是教师在真实的工作情境中,整体化地解决综合性专业问题的能力[17]。职业能力的形成是教师职业生涯成功发展的基础,是其综合素质的重要体现[18],也是师范生培养的出发点和核心。《标准》将教师职业能力划分为师德践行能力、教学实践能力、综合育人能力以及自主发展能力四个方面,并从掌握专业知识、学会教学设计、实施课程教学等方面对师范生教育教学实践所需的基本能力提出了细化要求[19]。与此同时,信息技术应用作为当代每一位教师需要具备的专业能力,也充分融合到掌握专业知识、学会教学设计、实施课程教学等要求之中。基于此,笔者所在的华东师范大学研究团队提出了以基本教学技能、信息技术应用能力以及学科教学能力为构件的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框架,作为评价体系构建的依据,其中学科教学能力分为了课堂教学能力和学科特色教学能力两个部分,同时通过学科德育和综合育人的融合和渗透体现师德践行和综合育人要求,如图1所示。


    《标准》强调了教育教学实践场景中一名合格教师在理念、情操、学识以及能力方面应达到的水平,将这些标准适当前置于职前教育阶段,有助于更有效地呼应教育实践需要、提升师范生培养质量。


     对职业能力内涵的具体把握是开展微认证设计的起点,同时也需要将此构念持续贯穿在微能力点分解、测评任务与证据设计、证据评估标准设计等过程中。


(二)师范生课堂教学微认证体系构建


     课堂教学能力是师范生胜任未来教育教学工作的核心能力,是学科教学能力的基础,具有多学科多专业的通用性,因而本团队采用了以课堂教学能力为基础补充学科特色教学能力继而形成学科教学能力的研发思路,同时并行推进研发基础教学技能和信息技术应用能力两方面的评价要求。


     ***学习了《标准》内容,并参照了《NBPTS专业教师教学标准》《IBSTPI教师通用能力标准》《丹尼尔森教学框架》《中小学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微认证体系》等文献和文件,团队通过对课程与教学领域专家的多次访谈,对一线校长、教师、教研员的多次调研,构建了“师范生课堂教学能力微认证体系”(以下简称“微认证体系”),形成了师范生课堂教学能力测评工具。该微认证体系将师范生课堂教学能力分为了教学准备、教学实施、教学评价和教学反思四个维度,并具体分解为22项“微能力”,分别编号为A1-A13、B1-B9,如表1所示[20]。



     师范生课堂教学能力既要尊重师范教育现状以及实践需求,更要面向未来适度超前体现教育教学改革方向,基于此,微认证体系将师范生课堂教学能力发展要求分为基础性能力和发展性能力两类情境,在丰富选择空间的基础上提供进阶发展的可能。在基础性能力方面,关注单元教学、学生参与、实践反思等教学思想在日常课堂教学中的体现,在发展性能力方面,则更凸显自主探究、合作学习、深度学习、发展性评价等教学理念与实践主张。此外,还将确定学习目标、指导学习方法等标星号的能力建议为必选认证能力点,体现课堂教学的核心要求。


   “微认证体系”为每一个能力点研制认证规范,包括实践问题、能力描述、实践任务和评价标准、实践建议等内容[21]。其中,能力描述是对评价对象及指标的界定,指向了该项能力点的构念,而提交指南与评价标准则是阐释能够引发可观测指标的任务、任务证据的呈现形式以及证据或成果的评价细则等内容,是测评工具的具体表达,同时也间接说明了如何实施或开展测评。“微认证体系”为师范生开展学习、实践与能力认证提供依据,也为课程设计提供严密的论证和科学的评量依据。考虑到师范生缺乏实践情境与教学经验,在实践任务和认证证据设计中,认证规范较多通过模拟情境设定需要完成的实践活动,并在认证成果上较多地采用了开发性、设计性、实施性与学习性任务形式,此外,还注重通过设计方案、说课、模拟授课、视频讲解等实践证据形式让师范生持续思考和充分参与到教育教学活动设计与组织之中。例如,在“确定学习目标”中,所设定的实践任务及证据形式为:用视频形式讲解说明学习目标设定的依据以及对目标检测的设想,目标设定依据包括课程标准、教材内容、学习对象特征、学习目标与单元目标之间的对应关系等。视频讲解的实践证据形式要求师范生清晰、准确地用语言和辅助材料表述设计理念,相对于文本设计方案,视频形式更多体现为一种“明述方式”,可推动师范生进一步理解和把握目标设定要素之间的内在关系以及作用机理,有助于将个人内在的、模糊的经验、认知表达为外显的知识,有利于个体知识系统的条理化、逻辑化以及规范化[22]。


      有效、高质量的教师培养的前提是对能力发展现状的精准把握。基于“微认证体系”开展测评与认证,可对师范生的职业能力发展水平进行赋值,一方面铺设了能力精准评价的实现路径,另一方面,也为基于数据进行个人发展和群体发展的分析、比较、干预以及规律研究提供了详实依据。


三、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可视化表征:基于微认证的能力画像方案


     ***近几年,各类测量、收集、分析和报告学生进步数据工具的发展,促使学习者画像、可视化仪表盘等学习分析技术成为监测学生成长过程、提高学生学习成效的有效途径。例如,美国爱荷华大学的成功要素(Elements of Success)学习分析平台,以可视化方式直观展示学生过程性和总结性数据信息,能够让学生***了解学习进展,并在关键时候激发他们采取行动以促使自己成功[23]。能力画像脱胎于学习者画像的概念,旨在对能力为核心的学生数据进行聚类、抽象,从而对学生学习和能力发展过程、成效进行可视化表征,赋能培养过程的评价、审视、分析和决策。


(一)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画像模型


     学习画像已经成为近年来学生学习分析的重要手段,但其研究和实践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如大部分研究主要关注学生的学习参与度、积极性和学习动机等特征,聚焦于浅层学生画像构建;较少有研究结合学习理论关注学生的能力或素养构建深度学生画像[24]。基于微认证的能力画像是对师范生能力的刻画,旨在动态、可视化表征师范生能力发展的全貌,为能力发展提供及时、针对性干预依据,要想真正获得精准***的能力画像,需遵循以下价值旨向:(1)精准表征职业能力全貌:基于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框架***精准表征师范生应该具备的各项能力;(2)***反映师范生学习过程:融合课程学习、资源使用、时间投入、个体特征等多源数据,以多角度展示师范生学习、教师指导以及学校培养等全过程;(3)系统体现培养各环节关联性:将能力发展与方案制定、模式设计、师资配置、课程安排、实践活动等培养要素关联,使得系统化跟踪和分析师范生培养过程成为可能。依据上述旨向,本研究设定了以职业能力刻画为核心,以学习过程和个体特征描述为关联和依托的方案,并形成了师范生职业能力画像模型,如图2所示。



     画像的核心内容是由基本教学技能、学科教学能力以及信息技术应用能力三个部分组成的师范生职业能力,通过微认证结果展现师范生各项能力发展的状态和进程,并通过能力达成度、优异度、效率度和均衡度四个指标具体反映。能力达成度是师范生实际通过认证的微能力比例,是基于培养方案的专业能力发展进度反映;优异度是通过认证结果的***、合格和不合格能力点的占比情况来表征,获得认证***的能力点数越多,说明该师范生表现越***;效率度则是通过对师范生的时间成本投入、完成进度以及能力认证提交的通过率等数据获得;而能力均衡度是对师范生认证通过的能力点跨维度、跨情境发展情况的评价。


     师范学习期间是职业能力养成的关键阶段,同时,师范生能力形成与其个人的情感态度、价值取向、心理气质等诸多因素有关[25]。基于此,本研究提出的师范生能力画像,还将对学习过程和个性特征等职业能力养成的关键因素予以表征,同时为关联分析提供依据。


     学习过程刻画了师范生参与课程学习、实践活动以及能力认证的全过程,如出勤情况、学习课程、学习时长、讨论交流、资源使用以及活动参与等等,本研究将学习过程维度划分为课程学习、交流协作、活动实践以及时间管理四大标签。个体特征维度包含了师范生的基本信息与个性特质,如心理健康、价值信念、兴趣动机、认知风格、内容偏好等,可通过应用专业测评量表和学习分析模型来加以把握。个体特征是师范生相对静态和个性化的属性,对于研究分析能力发展规律实现个性化干预意义重大。


     教师职业能力养成是师范生培养的核心任务,画像以师范生职业能力养成结果为核心,同时以学习过程和个体特征维度为能力发展诊断和分析的依据,继而确定影响个体职业能力养成结果的关键可变要素,推动了师范生能力培养各相关要素的良性互动。


(二)个人画像、标准画像、群体画像


     图3中的画像模型可依据不同目的、在不同阶段、针对不同对象群体形成多类画像。例如,可基于“微认证”体系中的22项微能力形成卓越师范生标准画像,表达一个师范生走上工作岗位前***理想和完满的状态。还可以依据某个专业或某个师范生群体在一定时间节点上应然的能力发展状态形成某类群体的标准画像,为师范生在学习与发展过程中的自我审视和比较分析提供凭照。群体画像是某个师范生群体能力发展动态表征,可反应某个群体的能力发展整体水平,既可以为师范生个体提供比较参照,也可以促进教师、院系与学校对某个群体的理解,支持在一定范围内的教学和管理决策,并为探索师范生能力发展的整体规律提供丰富数据。



四、微认证精准测评结果应用:全过程管理路径研究


     教育实践是一种复杂的文化,其变革需要相关要素的系统配合。师范生培养各个环节相互关联、一脉相承是确保整个培养机制***运作、相互助益的基础,“基于培养体系系统协调”也是当前国际师范类专业认证理念表现的基本取向之一[26],例如伦敦大学学院教育学院采取从顶层战略设计到机构组织、课程体系设计以及教学人员培训等多层面的质量保障体系和措施,以保障教师教育课程建设和教师培养质量[27]。微认证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可靠的面向师范生能力发展的精准评价方法,能够准确获取师范生个体和群体在学习情景中能力发展的证据流,基于此构建的画像可为师范生培养全过程管理提供基底,推动教师、学校和师范生在培养过程中基于能力、面向能力的反复对话,不仅有助于调整和改进师范生能力培养的方案设计、整体环境与发展空间构建,促进培养体系的系统优化,同时还能支持师范生自我导向学习和大规模个性化培养。
(一)全过程管理设计逻辑及应用路向


    随着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在教育中的创新应用,线上线下深度融合(即OMO)的教育形态逐步成为了发展取向。依托虚实融合的培养空间,通过微认证可链接各个培养环节和要素,赋能全过程管理,实现培养系统的持续优化和质量提升。


1.支持培养系统的持续优化


     培养方案以及课程体系是学校培养目标得以实现的重要载体。在培养理念达成共识之后,师范院校和相关院系须确保培养方案与“微认证体系”相对齐,聚焦实践能力提升目标进行要素优化或结构性变革。借由微认证应用形成的能力画像,可审视培养方案和过程的科学性、有效性和目标匹配度,不断优化改进教学模式、过程管理、环境设计、资源适配、干预策略以及师资配置等关键培养要素,例如应用关联性学习分析发现各类培养要素之间以及与职业能力发展间的关系。在培养过程中,可以基于培养方案构建各个阶段、各个师范生群体的“标准像”,按时间序列纵向观察个体或群体的发展变化与规律,形成各项能力或指标的参考线和风险预警值,实现面向过程的动态监测。也可以基于预测性学习分析构建学生仪表盘,利用机器学习和算法对学生下一步学习行为和能力发展进行成效预测和风险识别。据此,师范生能力画像就成为审视课程教学、实践活动以及培养方案实施成效的有力工具,促进师范院校从被动管理向主动管理、主动干预范式转变,如图4所示。



2.为师范生评价提供***证据


     师范生能力培养的全过程都应该纳入评价的范畴,进行目标引领下的过程评价[28]。微认证精心设计的学习与实践成果,使得师范生能力发展的成果得以有效评价和记录,可支持师范生成长档案袋建设,证明学生能力发展的增值,并作为回应社会问责的直接证据。强化证据意识正逐步渗透到教育和教师教育实践之中[29],基于证据不断改进教师和教师教育者的教育教学实践,不仅有助于教师和教师教育者自身的专业发展,更有助于不断提升教师教育质量[30]。此外,当师范生能力发展数据与学习活动、测试成绩、学习作品与成果、师生评价等各类数据能够进行关联时,数据价值也将随之得到极大的激活,有助于从多维空间发现师范生学习与发展的规律与特征,形成理解与支持学生能力发展更为***有效的范式。


3.支持师范生自我导向学习


     自我导向是终身学习时代重要的学习策略。借助微认证所形成的能力画像是师范生学习与实践的自我诊断和反思工具,通过个体画像、群体画像以及标准画像等“量化自我”的方式,能够帮助其准确定位自身的学习表现与成效,帮助他们始终走在正确且有效的道路上,并可通过学习效率、学习投入、时间管理等线索支持师范生的自我反思和自导学习,进而保持高质量学习的发生。师范生在洞察与反思个人学习数据和成果的过程中,也会对自己的学习方式和思维方 式有更深体悟,从而提升学习的能动性和控制力。


4.赋能大规模个性化培养


     大规模个性化学习和创新教育是人工智能时代教育的新形态[31]。在线上线下融合的空间中,借助大数据、智能技术,教育有望从大规模的标准化发展到大规模的个性化。师范生学习与实践过程及成果数据构建的画像模型能够精准、***、动态地反映师范生个体内在与外显的特征,为课程资源推荐和个性化干预等提供明确、及时的目标指引,支持个性发展和差异化发展。此外,基于大规模师范生个体数据的采集、分析,可发现师范生能力发展的一般规律和特征,建构能力发展图谱,并据此可为师范生智能推荐学习路径和学习资源,形成“学习能力”与“学习任务”配套的“自适应学习”[32],助力个性化培养。


(二)基于CASE规范的技术实现路径


     当微认证体系***纳入师范生培养中时,通过画像技术可精准定位师范生职业能力,***监控学习过程,实现学校、学院、专业各个组织层级有序***地进行培养管理。但是从实现环节来看还面临诸多难题:一是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标准、师范生微认证体系以及学校课程标准之间并未形成逻辑一致性与内容关联性;二是微认证实施中师范生提交的实践成果需要教育教学专家研判,需要大量专业力量投入。IMS于2017年发布的《IMS能力和课程标准互换规范》(简称CASE规范或IMS-CASE)为解决上述难题带来了新的启示。


1.CASE规范简介


     IMS-CASE Version 1.0完备呈现了模型元素、服务架构、操作方法、***实践案例以及一致性程度检验等详细内容,定义了系统如何以一致、通用的方式交换和管理关于能力和课程标准的信息[33],其主要目的是以开放、机器可读的通用准则取代目前以Word、Excel、PDF或HTML等形式记录和发布能力/课程标准的方法。CASE规范提供了机器可读的能力、关联、规则等数字化内容和统一的能力标准表述格式[34],在操作层面形成了聚合和对齐不同来源能力数据的方法,使得基于CASE规范的学习记录、评估认证、课程资源等能够共享与互操作,实现了跨平台、跨组织的广泛引用和复用。学习记录、课程和能力标准等以计算机可读的方式对齐也为能力评估的自动化奠定了基础。


2.系统构建实现路径


   基于CASE规范及其编制思想,本研究团队提出了师范生培养全过程管理系统构建的实现路径,如图5所示。该系统共分为六个层级。



     ***层为标准层。基于IMS-CASE认证的能力标准数据管理统一平台,师范院校可以依据***的能力标准发布与管理本校符合CASE规范的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微认证体系,并且可以与其他院校的微认证体系对比和关联。同时师范院校需要编制基于CASE格式的师范生综合记录规范与微认证规范,实现师范生综合记录、微认证规范与能力标准三者对齐,进而铺设上层自动化评价基础。院校的课程与资源及其开发也要始终与微认证体系保持一致,这样CASE规范的传递效应使得不同平台、院校之间的资源能够共建共享。


     第二层为数据层。数据层主要是基于两个学习空间(物理空间和网络空间)采集的师范生学习行为数据、学习成果数据等,一方面为算法层提供构建画像的源数据,另一方面根据师范生综合记录规范可以为评价层输送可信、可测的学习记录。


     第三和第四层为算法层和评价层。算法层通过对源数据的加工处理,提取画像模型的特征标签、计算特征权重,形成事实标签集、模型标签集与预测标签集;评价层通过查找、引用或编制能力框架量规对符合规范的学习记录自适应评估并形成评估记录,其中包含了师范生能力认证的结果。在这种环境和机制之下,可借助物理空间来感知与记录丰富的师范生相关数据,包括微认证所需要的实践证据。基于能力标准的学习行为、成果证据采集与认证规范的对齐,实现了学习、实践与评价的贯通一致。此外,算法层与评价层获得的特征标签与评价结果数据共同作用于画像的形成。


     第五层为表示层。即用可视化方式呈现画像刻画结果,包括个体画像、标准画像、群体画像等,不仅可以提供给每个师范生用作自我评估和反思,同时也可以支持面向年级、专业、学校乃至区域的整体分析,同时实现同级单位内容与水平的横向比较。在实际应用中还可以根据具体需要定义画像指向的群体、内容等。


     第六层为应用层。支持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的培养与管理是整个系统应用的旨向,应用层为培养与管理全过程中各个利益相关角色提供支持与服务,包括为师范生提供个性化学习评估、规划与预警,协助教师开展师范生培养的学习监控与干预、内容设计与调整等工作,以及支持院校管理者进行统筹决策与管理。


五、结语


     针对师范生职业能力培养薄弱问题,本研究汲取了当前成人和在职教师评价和培养的成熟经验,以精准测评为突破口,构建了基于微认证的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评价体系,并据此提出了以能力画像为载体的可视化表征方案以及以微认证为贯通线索的全过程管理路径。微认证体系作为培养的核心依据,既可以较好地关照教师教育核心使命,实现职前与职后培养的对接共振,也体现了精准评价、实践导向的教育改革评价思路,有助于将***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标准和大纲融入到日常教学、学业考试和相关培训中。面向未来社会发展与教育改革需求,通过“微认证体系”的发展和更新,还可使得学校育人目标有序、准确地传达至各培养要素,实现育人过程与育人目标的相互关联与呼应。此外,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微认证体系的构建和应用能够撬动以信息化、智能化、数据化为特色的培养环境建设与培养模式改革,未来随着各类智能设备、物联网的普及应用,我们还可借助穿戴设备、传感器以及物联网等先进技术广泛采集师范生学习的行为、认知、心理、生理等多模态数据,为能力分析以及能力相关要素的关系分析能够提供更为科学、***的证据。


参考文献:
[1] Korthagen F A J,Kessels J,et al.Linking Practice and Theory:The Pedagogy of Realistic Teacher Education [M].New York:Routledge,2001.
[2] 曹彦杰.虚拟现实技术在美国教师教育中的应用研究——以中佛罗里达大学为例[J].比较教育研究,2017,39(6):93-102.
[3][6][30] 饶从满.美国“素养本位教师教育”运动再探——以教师素养的界定与选择为中心[J].外国教育研究,2020,47(7):3-17.
[4] Wideen M,J Mayer-Smith,et al.A Critical Analysis of the Research on Learning to Teach:Making the Case for an Ecological Perspective on Inquiry [J].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1998,68(2):130-178.
[5] 赵康.透析西方能力本位主义教师教育再流行:回溯、趋势和反思[J].外国中小学教育,2016,(3):39-45.
[7] 杨洁.能力本位:当代教师专业标准建设的基石[J].教育研究,2014,35(10):79-85.
[8][19] 教育部办公厅.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印发《中学教育专业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标准(试行)》等五个文件的通知[ED/OL].http://www.moe.gov.cn/srcsite/A10/s6991/202104/t20210412_525943.html,2021-04-06.
[9] 刘振中.生源差异视角下师范生职业能力分析及提升对策[J].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41(3):150-153.
[10] 任友群,冯仰存等.我国教育信息化推进精准扶贫的行动方向与逻辑[J].现代远程教育研究,2017,(4):11-19.
[11][14] 宋乃庆,郑智勇等.新时代基础教育评价改革的大数据赋能与路向[J].中国电化教育,2021,(2):1-7.
[12] 中共中央国务院.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EB/OL].http://www.gov.cn/zhengce/2020-10/13/content_5551032.htm,2020-10-13.
[13] 叶丽新《. 读写测评:理论与工具》[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20.
[15] 彭宁.以职业能力为导向的师范生培养机制创新初探[J].中国大学教学,2018,(2):74-77.
[16] 魏非,闫寒冰等.基于教育设计研究的微认证体系构建——以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为例[J].开放教育研究,2019,25(2):97-104.
[17][25] 付丽萍.师范生教师职业能力培养策略探析[J].中国大学教学,2013,(5):33-35.
[18] Selvi K.Teachers’ Competencies [J].Cultural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hilosophy of Culture and Axiology,2010,7(1):167-175.
[20] 华东师范大学.华东师大发布师范生课堂教学能力微认证规范[EB/OL].https://news.ecnu.edu.cn/0a/d8/c1833a264920/page.psp,2021-05-22.
[21] 魏非,李树培.微认证之认证规范开发:理念、框架与要领[J].中国电化教育,2019,(12):24-30.
[22] 李颖.默会知识论关照下的教师知识共享机制的生成[J].当代教育科学,2019,(5):3-7+24.
[23] The University of IOWA.Elements of Success [EB/OL].https://teach.uiowa.edu/elements-success,2021-03-09.
[24] 余明华,张治等.基于可视化学习分析的研究性学习学生画像构建研究[J].中国电化教育,2020,(12):36-43.
[26] 常珊珊,曹阳.专业认证背景下我国师范类专业发展机制研究:国际经验与本土建构[J].高教探索,2020,(2):41-47.
[27] 徐文秀.英国职前教师教育课程设计与实施个案研究[D].长春:东北师范大学,2019.
[28] 彭宁.以职业能力为导向的师范生培养机制创新初探[J].中国大学教学,2018,(2):74-77.
[29] 裴淼,靳伟等.循证教师教育实践:内涵、价值和运行机制[J].教师教育研究,2020,32(4):1-8.
[31] 戴静,顾小清.人工智能将把教育带往何方——WIPO《2019技术趋势:人工智能》报告解读[J].中国电化教育,2020,(10):24-31+66.
[32] 吴南中.自适应学习模型的构建及其实现策略[J].现代教育技术,2017,(9):12-18.
[33] IMS GLC.IMS Competencies and Academic Standards Exchange (CASE) Service Version 1.0:Best Practices and Implementation Guide
[EB/OL].https://www.imsglobal.org/sites/default/files/CASE/casev1p0/best_practices/caseservicev1p0_bestpracticesv1p0.html#UsingTheEndpoints_6,2017-07-07.
[34] 李青,闫宇.实现能力和课程标准数据互换 推进能力本位教育——《IMS能力和课程标准互换规范》分析与解读[J].中国远程教育,2020,(9):29-38.
作者:魏非,华东师范大学副研究员,博士,硕士生导师;章玉霞,华东师范大学在读硕士;李树培:华东师范大学副研究员,博士,硕士生导师;杨淑婷,华东师范大学在读硕士;闫寒冰,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
来源:中国电化教育. 2021,(12)



图片展示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551-62111060

电子邮箱: kefu@hoodedu.com

地址:合肥市蜀山区立基大厦B座

图片展示
扫码关注公众号

Copyright © 2018-2022 安徽厚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皖ICP备2022002068号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